「史话济南名士」苏轼:黄州人?海南民?此心安处是吾乡

「史话济南名士」苏轼:黄州人?海南民?此心安处是吾乡

「史话济南名士」苏轼:黄州人?海南民?此心安处是吾乡
修改徐坤杰  1076年,丙辰中秋,苏轼在密州欢饮达旦,登台赏月思故人。  那晚,我国密州的月亮很圆很美,苏轼甚是牵挂自己的弟弟苏辙,他把酒问月,写下《水调歌头·明月何时有》,叹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”,对月许愿,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。  第二年,苏轼卸职密州知事,转徙到徐州,途中路过济南,在济南住了一个多月,留下了不少咏赞济南的佳作。  其间,在与老友李常同游龙山时,苏轼有词曰“济南春好雪初晴,行到龙山马足轻”,写下了其时在雪霁春色中游济南龙山时轻松愉悦的心境。  美景惹人醉,苏轼还成心戏弄自己的老友,“使君莫忘霅溪女,时作阳关肠断声”,提示他千万别只沉溺陶醉在济南的美景中,而忘了在江南那钟情美丽的姑娘。  可见,苏轼眼里的济南美景是多么的让人入神陶醉。他的确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,纵然自己的人生千回又万转、跌宕还崎岖。苏轼 (1036-1101) 清 叶衍兰 绘  有人的当地就有江湖——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”  苏轼在嘉佑二年,进士及第,曾因欧阳修的一个误解,与状元身份擦肩而过,无论如何,他仍是成功出道了。  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,因误解相识,欧阳修对这位才华横溢的后辈倍感赏识,曾直言:“读轼书,不觉汗出,快哉快哉!老夫当避路,放他出一头地”。  伴随着欧阳修开门见山、毫不掩饰的欣赏,才华盖世的苏轼一步踏进北宋那个大师百出、星子闪烁的朋友圈。  有人的当地就有江湖,并且江湖路远。苏轼没有料到,自己中秋之夜把酒问月,一语中的,尔后半生悲欢离合,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”。  王安石变法,苏轼没有在朋友圈中点赞,而是上书直言变法有欠妥之处。直抒己见带来的是无休无止的诬害和谴责,脱离成了最好的挑选,这一走便是十年。  1079年,乌台诗案是苏轼一生中的至暗时间。在监狱里103天,最终王安石一句:“岂有盛世而杀才士者乎?”总算,他九死一生。  后来,苏轼被贬至黄州,眼前的境遇是“空庖煮寒菜,破灶烧湿苇”。有人说,世界上只要一种英雄主义,那便是认清日子的本相后仍然酷爱它。苏轼书法著作《黄州寒食帖》  苏轼开端迅速地自我疗伤,从头拾掇心境,凄苦的画风发生变化,旷达豁然的形象赫然眼前,他写下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”。  在黄州,苏轼以丰满的战役精力和技多不压身的崇奉,一次又一次的拓宽自己的技术鸿沟。  医药、美食、音乐、园艺、修建……他都摩拳擦掌,乃至还亲安闲黄州城东开垦出一块坡地,构筑居室,名为“雪堂”。自此,苏轼以“东坡居士”的身份豁然重生。  在黄州,他还月夜散步,两度游赤壁,以“超旷之胸襟”,在文学上收成了“史无前例的广阔”。  《赤壁赋》《记承天寺夜游》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都是他在黄州谪居期间的绝世之作。 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,从翰林学士到狱中罪犯再到躬耕东坡,他心里一向怀有“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”的英雄主义。明代杨晋绘《赤壁图》  据守初心,坚持自我——满腹“不达时宜”  后来,苏轼也抽到过回转人生的命运卡,不只回了京,官爵也是一升再升。  但,满腹“不达时宜”的苏轼,此刻又与司马光在政见上有不合,苏轼认为全盘否定新法是不当的,有些已出现杰出作用的变法办法应视状况予以保存。  因不耻纷争,他再一次挑选脱离,自请外任于杭州,便是在杭州的这段时间里,苏轼掌管构筑了苏堤,到现在“苏堤春晓”一向是“西湖十景”之首。  西湖的画中有诗,幸有苏轼超凡的诗思才极尽其妙。不待这天作之合的相遇再擦些火花,苏东坡又因“文字讥斥先朝”被贬至惠州。  这一年是1094年,苏轼现已57岁了,他的确是一个“病入膏肓的乐天派”,在惠州罗浮山下,吃遍那里的芦橘、杨梅和荔枝,说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,要“不辞长作岭南人”。  又三年,苏轼60岁,他再一次收到贬谪令,这一次是儋州。俗话说“六十而知天命”,面临一次比一次远的贬谪,他感觉自己简直要被甩出大宋的地图,儋州瘴疠疟疾高发,苏东坡这一次是带着棺材去的。  他给朋友写信说:“今到海南,首当作棺,次当作墓。乃留手疏与诸子,死则葬海外。”又对弟弟苏辙慨叹道:“他年谁作舆地志,海南万里真吾乡。”  在天高水远,人迹罕至的海岛,困苦史无前例,而苏轼也再一次展现了自己史无前例的生计潜力和日子魅力。  在黄州开掘猪肉的甘旨,在惠州“日啖荔枝三百颗”、吸吮羊蝎子的骨髓,在海南则是对槟榔和生蚝的甘旨连连称誉……  悲天悯人如他,高兴亦如他。  是的,阅历了无尽的动乱、不定的流浪,咱们感动于他的“人生处处知何似?应似飞鸿踏雪泥”。苏轼的绘画著作《木石图》  在丢失处花香怒放——“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、惠州、儋州”  1100年,在儋州的第三年,徽宗即位,65岁的苏轼等到了朝廷的大赦,开端了漫漫回京路。  仅仅岁月不饶人,1101年,至常州,苏轼病逝,一代文豪倏然而去,苏轼在离世前总结自己:“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、惠州、儋州。”  这三次被贬谪的当地、三段最落魄的韶光,在咱们看来,只要“丧”和“人世不值得”,而他认为这是自己生命中最光辉、最名贵的阅历和财富。  苏轼曾在《答李端叔书》中曾说:“木有瘿,石有晕,犀有通,以取妍于人,皆物之病也”。  意思便是,树上有木瘤,石头上有晕斑,犀角有洞腔,这些讨人喜欢的共同之处,其实正是他们本身的欠缺和不如意之处。  对初心的据守和对自我的坚持,带给苏轼的是人生路上的崎岖和跌宕崎岖。但是,又恰恰是他的流浪不定、才洒四方,才留给咱们一首首情感充分的宋词和一道道妩媚多姿的风景线。  雨,穿林打叶,苏轼,吟啸徐行。他用自己在路上的魂灵和躯体,一次又一次逾越眼前令人哀痛的境遇,发现日子之美,将生命里一个个的异乡变成故土。

admin

发表评论